中国机器人网,机器人行业专业门户
库卡机器人

自说自话不可取

发布日期:2022-05-10 09:1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北京晨报:针对有媒体传出“李阳前妻Kim指证其东莞嫖娼”消息一事,李阳在其微博发文表示,今天将通过律师团向新浪提起诉讼,索赔一亿元,全部捐献给慈善事业。

  李甘林:李阳与爆料媒体打这场“东莞嫖娼”,并为此讨个说法,甚至提出天价索赔,这属于李阳的个人自由行使和处分的权利,外人无权干预,可李阳一边高声大气地嚷嚷着,声称已委托中国最顶尖的律师团队,今天正式起诉新浪,索赔一亿元,全部捐赠慈善事业,捐赠方向为贫困地区的英语教育事业,我却觉得,李阳这出大戏还没上演,就显得有些过了,甚至太过矫情,因为李阳是否在“东莞嫖娼”,能否打赢“东莞嫖娼”官司是一码事儿,而贫困地区的英语教育事业却又是另外一码事儿,两者不能,也不该混淆,或者说李阳打“东莞嫖娼”官司,没必要愣搭上“贫困地区的英语教育事业”这茬,道理其实再简单浅显不过了,因为李阳涉嫌“东莞嫖娼”属于不折不扣的狗血官司,其间是非恩怨或复杂纠葛一时半会儿无法厘清,再者说,就算厘清了,也是猴年马月的事情,至于李阳能否就此获得一个亿的赔偿也是瓢把上之事儿,谁能断定这场官司李阳就一定能赢?

  北京晨报:有网友发帖举报陕西省渭南市中院有一辆奥迪Q5警车,并称该车是法院领导用车,同时还公布了这辆车行驶的照片。对此,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回应,这辆车是刑场指挥车,曾由主管刑事审判工作的副院长使用,八项规定实施后只用于刑场指挥和节假日值班。

  刘鹏:围绕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豪华“刑场指挥车”,我们至少有两点疑问:一是刑场确实需要指挥用车,但有必要用豪华的奥迪Q5吗?奥迪Q5只是一款豪华汽车,并不具备专用的指挥功能。况且这辆车在当事法院,一直都是由主管刑事审判工作的副院长使用的,其明显存在一个是否超标,是否需要处置的问题。二是当事法院一年能行几次刑?根据相关解释,这辆豪华“刑场指挥车”只用于刑场指挥和节假日值班。那么我们不禁要问:节假日值班用得着用如此豪华的车吗?当事法院一年能行几次刑?如果一年或者几年才用于一次“刑场指挥”,那么这辆车与闲置也就没有了多少差别。此时,是否该考虑对其进行必要处理和处置了,比如拍卖?

  北京晨报:三峡集团官网透露,中央第九巡视组公布巡视情况,其中,三峡集团存在工程建设项目的招投标暗箱操作、分包及亲友插手工程建设等问题,还存在办公用房面积过大、公务消费铺张浪费等现象,此外,在重大事项决策方面不规范不透明,选人用人决策问题突出等。一位受访者称,三峡工程耗资数千亿,涉及的工程繁多,虽然有一些明确的规范和要求,但仍出现了诸多人为插手的因素,部分问题十分严重。另一内部人士也坦言,“这种现象多得很,基本一查一大片,如果真的要严办,牵连很广。而目前暴露的问题,尚属小问题。”

  刘效仁:“基本上一查一大片”,显非“危言耸听”。问题只在于,对普遍存在着的工程腐败,究竟是深入挖掘,追根究底,一查到底,依法纪处罚问责,“一个都不能少”,除恶务尽,还是“法不则众”而既往不咎、听之任之、姑息养奸,委实考验了中央反腐的决心和毅力,同时考验着三峡集团的反腐执行力。作为国资所有人的每一个公民,几乎都大睁着双眼、拭目以待。三峡工程违规“一查一大片”,究竟查还是不查,这是个问题。

  北京晨报:去年8月,兰海高速公路广西钦州段方向发生追尾事故,导致5人死亡。死者家属反映,这5人是钦州市公安局非法雇用的临时工,他们是在查扣运送走私物品车辆过程中发生意外丧命的。但是,钦州市公安局在给死者家属的信访答复意见书否认了这一说法。

  冯海燕:空穴来风,未必无影,死者家属为啥无端会把矛头指向警方,是警方躺着中枪,还是警方与死者真有千丝万缕的关联?作为对当时家属的回应,钦州警方当然应该出示调查结果。但死者身份如此重要,警方又是该起案件中的被告,让被告调查被告,去自证其罪,这基本不太可能。因此,该起案件的真相究竟是什么,如何定性……不能让钦州关起门来进行自查,窃以为钦州有反驳否认的权利,但这种否认不能成为调查结果,更不能以此一定乾坤,调查主体应该走出钦州,由第三方介入。并且应该全面出具调查证据,公开调查程序,公示调查结果,让结果具有权威性,以捍卫司法尊严。

  北京晨报:大连退休警察赵明在网上发帖实名举报,称大连某基层法院“顶风腐败”,花费公款为全院集体购置手机。该法院有关负责人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,公款配发手机属实,但其目的是为了工作需要,出发点是便于联系群众。

  郭文斌:想尽方法方便群众联系,这种出发点是值得肯定的,然而,这不是公款配发手机的理由。公款配发手机,最为根本的原因恐怕是钱太多,没有地方花。如果没有这笔钱,也就不会想着要用公款配发手机了。问题是,这笔钱从何而来?因为仅配发手机就要花费40万元。虽然法院负责人表示,该法院配发手机是工作经费正常支出,并且事先向有关部门请示过,然而,这种说法却未必可靠。因为总体开支情况未予透露,并婉拒了记者查看电信公司发票的要求。此外,对于“学习”经费的开支情况,该法院也未作解释。如果没有任何猫儿腻,为何仍然还藏着不明说?据举报人称,该法院“不仅仅是有‘小金库’的问题,还有私设的‘黑金库’”。如果情况属实,则是很严重的事。

  北京晨报:因正段长马路军和副段长杜宏伟职位调动,顺义区水务局潮白河管理段30名职工随份子共9000元钱,购买两个价值4500元金饰分别送给两名段长。有职工举报称,金饰为管理段内其余3名副段长花费公款购买,随后在职工大会上摊派给23名职工,要求每人凑钱200元。

  戴先任:表达心意有很多办法,也有很多更能表达心意的东西可送,比如可以全体职工送一个笔记本,每位职工在上面写上对即将调动到其他工作岗位同事的祝福等等,这样才表达的是脱离了“俗气”的一种同事之谊,而送升任领导近万元的金饰,这明显就是一种变相行贿,而且还涉嫌摊派全体职工分担,如果是两名普通职工调任,还会这么“隆重”吗?中国没有禁令划定官员收受礼品的红线,让一些贿赂行为公然借助于送礼、“表达心意”等形式以行,需要明确法律红线,不能让这种搜刮腐败之风光明正大地存在下去。